艾艾桃子

愿世界对你温柔以待(❁´◡`❁)*✲゚*
***
*全职all叶主周叶的杂食党*
*阴阳师博天only 冷圈饿死了*
*近期凹凸 主瑞金 安雷*
***瑞嘉/嘉瑞不吃***

***
图力没有 文笔糟糕 但还是无耻的求一下小心心和评论(X

*bgm是flower dance
*有点想做手书 (目前只是想想_(:з」∠)_

凹凸in野良神 一部分设定




*人设部分

金:象征金钱财富的福神 事实上因为神性的缘故有良善的表神格和贪婪黑暗的里神格。换代之后从小在高天原长大不喑世事但是对世人保有一颗善良的心,愿望是成为格瑞嘴里说的那个先代一样的福神

格瑞:金唯一的神器 也是道标 是先代金在一次清除灾厄的行动中拯救了的魂灵 非常在意金 在先代金换代一事上对金有所隐瞒 一直告诉他先代是一个非常令人敬仰的福神 化为神器的时候是一柄造型有些奇特的剑 与清冷的外表相反是个非常温柔的人

秋:被金称作姐姐的神器 是先代金的道标和祝器 但是最终被封印起来并冠上了葬之名 对金有着非常美好的期待 不论外表下的神格是哪一个都可以做到一致 金就是金 是她立誓要保护的神明 化为神器的样子是一个样子有些奇特的金色项链(就原作里那个姐姐给金的那个_(:з」∠)_)

丹尼尔:现任的天的代言人 是个非常温和的神明 很照顾金 对天的一些行为感到不满但还没有言明

螺丝:神选之子 被定为下一代天的代言人的人选 有点嚣张 是个有点单纯的孩子 对格瑞有某种执念 对他和金的过往非常不屑 神器是祖玛和雷德

雷狮:天的阵营内被认定为第一武神的掌管雷霆的神明 是个亦正亦邪让人看不透的家伙 平时的表现来看更像是个非常野的孩子 但在关键时刻又睿智的可怕 被天倚重却又怕不能控制而有所忌惮 对天的行为非常不满 但还没有明确说出 与禁忌的术士有私下的联系 想要推翻天的统治 (海盗团的各位目前设定是雷狮的神器 可能会有变动)

安迷修:落魄的祸津神 事实上是个很强的武神 但是没有神位也不被天所承认 因为性格的关系没有愿意一直与他同行的神器 但是大家对他的评价都非常好 对骑士道有超乎想象的执念 作为祸之源却非常渴望成为福神 对天的一些行为一无所知 渴望成为天的一份子(没错安哥走的是夜斗线!)

鬼狐:术士集团的首领 暗中在做与天对立的事 是个有故事的男人(

莱娜:鬼狐的左右手 喜欢鬼狐 事实上是双向但以为自己是单向暗恋这样的关系

凯莉:不站任何一边的野良 被很多神明起过各种各样的名字 对金很有兴趣 性格有点小坏 喜欢欺负一些自大但是没有智商的孩子

紫糖:有名的术士家族紫堂家出生的术士 虽然血统优秀但好像没有什么天赋 有点自卑 在金第一次出高天原的时候认识了他 向往金 是很好的朋友关系



*一部分名词解释

天:神土高天原的主人 约束着神明的行为 奉行众生平等仁慈悲悯的原则 看似是非常公平高尚的存在

神明:因人们的愿望和敬仰诞生的生命 受愿望的不同对先天的性格会有影响 大体上是良善的生物

神议:每隔一年或者有特殊事件发生时天召集所有神明在高天原的中心举行的盛大的会议 讨论一些重要的决定

神器:人死后纯洁的魂灵会在世间停留七日 当魂灵被神赋予了名字的时候魂灵即成为了这个神明的器

祝器:神器赌上名字保护主人的时候会化身为祝 是非常罕见的神器 拥有远超一般神器的能力

葬器:祝器的主人走上错误的道路被天讨伐后祝会被天封印起来 剥夺名字之后化身为禁忌的葬

野良:被很多神明起过名字的神器 因其不忠被神明和神器视作下等 事实上拥有远超一般神器的能力

誓约仪式:当神明与神明之间存在分歧时由天决定正误的仪式 双方各三位神明分别选出自己的一位神器参与赌上性命的仪式 被判定为错的一方会被制裁

恙:鬼怪即恶的一面的侵蚀 当神明染上恙时说明神明与妖有不正常的接触 或者神明的神器有不符合远离世事之人的言行



*故事线设定(目前只有瑞金向的一部分 其他视角还有安雷部分之后补)

从金有记忆开始他就是生活在高天原里 据说他经历了一次换代 但是没有人告诉他为什么 只有唯一的神器格瑞告诉他他的先代是个受人期待的福神 他深以为然
然而在一次偷偷跑出高天原结识了没有什么天赋的小术士紫糖的时候他却从术士首领鬼狐那里听到了另外的版本 先代金是因为违背了天的旨意被天的军队处死的
于是在生气的格瑞找到他的时候他就问了格瑞这件事 格瑞更生气了 没有解释 只说先代是个非常好的神明
那么就是天的错咯?
在金这么问之后格瑞破天慌的真的对金生气了,于是金也不敢再提。
回到高天原的时候他们突然得到了葬器的封印被破葬器消失的消息 于是格瑞被召去接受盘查 金被软禁了起来 就是这个时候野良凯莉突然出现 给金补完了先代金的故事
被金认定为姐姐的秋事实上是金的第一个神器 先代金的道标 也是祝器 然而先代在里表神格的平衡上做的并不好 最终表神格几乎被里所吞噬了 而先代金事实上也是上一代天的代言人 但是在一次与术士的冲突后的誓约仪式中被天认定为有错 之后不知为何又染上了恙 被天定为有罪
于是天对金进行了讨伐
身为祝器的秋站在金的一边反叛了天 但最终他们失败了 于是金被处决换代 身为祝却没有摆正神明道路的秋被剥夺了名字 冠上了葬之名
为了展现仁慈 天在金换代后并没有出去他的神名 并且允许之前的神器知晓他历史的格瑞伴在他身边 并且告诉他他是掌管财富的福神
讲完这些之后凯莉嘲笑了天的仁慈 然后笑着对金说 可是哪有财神的神器会化为剑呢 金你明明是个武神啊
然后凯莉就走了 金急切的想要找格瑞确定这件事的真实性 格瑞归来之后就被他拉住 最后默认了
然后金问他 是先代错了吗
格瑞跟他说是的
可我觉得不是 这一次的金没有听他的话 看着不远处突然出现的凯莉叫了一个记忆里的名字 一柄带着寒光的弯道出现在金的手上 对准了格瑞
那个孩子扬言要反叛天
格瑞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办法阻止他 于是只好跟着他希望他不要做傻事 然后就刚好赶上天讨伐反叛的神明雷狮的讨伐战,于是金非常自然的就站在了雷狮的那一边
这时候已经让位给螺丝的丹爸突然带着遗失的葬器秋出现了 也站在了这一边 这时候才刚刚进入高天原组织的安迷修也有点懵 但是因为对雷狮有相惜的成分在所以没有轻易地表示看法 同时 术士的一方鬼狐等人也在暗中围观
打斗中格瑞为了保护金遭受了致命的伤害后化身为祝,两人和好冰释前嫌
然后在这个情况下天的代言人螺丝被请出 并判定了雷狮有罪 众人绝望的时候鬼狐突然出现 提出要进行誓约仪式
金和丹爸还有安哥为雷狮做保 仪式的结果是天是错的 于是讨伐的军队撤回但是他们和天的裂痕已然不可修复 于是索性就先去到了术士的一方



tbc. 



 ***

*cp设定目前是瑞金安雷为主 可能会有丹秋和鬼莱的倾向

*天雷嘉瑞嘉 螺丝和嗝瑞纯友情!!!

*是准备做写文的设定来着 什么时候写看心情吧

*520的图和段子都没有搞 就当无事发生过吧ntm(





*突发设定     凹凸in野良神

*具体设定见图  嗯  一切以谈恋爱为最终目的(

*cp根据个人喜好目前是瑞金安雷 现在只做了瑞金的设定 其他人的等有时间补 

就是这样XD

_(:3」∠❀)_(嗝瑞头发好像画反了

不准备填色了 因为懒

【博天】蜕



大天狗还记得那一天,久远到已是这个人类半生之前的那一天。
对一切都很懵懂的小孩子固执的扯着他的袖子,傻里傻气的重复着自己的问题,较真的一如他的光荣称号。
'呐呐,大天狗,你会一直和我在一起吗?’
哈,哈。
真可笑,明明是小孩子的戏言,我却当真了。说来说去,一定是因为我和他一样,本质上是个傻逼透顶的家伙吧。

陪你走过短暂的一生然后快乐的继续生活下去?
源博雅,真像是你会想的事啊。
真残忍。

博雅刚开始发现大天狗不对头的时候是在一场与晴明的切磋斗技场上。
懒散的站在角落的位置上,轮到他的时候敷衍式的飞几行白字,甚至连翅膀都懒得煽动,木屐的鞋底都没有比地面高出多少。
这是,怎么了?
博雅的第一反应是自己又做了什么让他生气的事情,或者只是单纯的没有休息好很累了?
'大天狗,你怎么了?'
于是他状似随口的问了一句,得到了意料之中抗拒的答案。
'没事'他说没事。
低垂眉眼间的神情一如他从黑晴明处归来的那个晚上,躲躲闪闪的,然后极其冷淡的吐一个词。
有点生气。
博雅突然想起来,这个很强的大妖怪似乎从来都没有对自己说过喜欢一类的话。
我一遍遍的说好朋友好朋友,你这混蛋,就不能反驳我一句吗?
哦对了,他那个性格,最后如果连朋友都不是了要我怎么办。
哈。
'你上次就这么说了,要是不舒服了就好好休息啊,这样必输的斗技场有什么可打的啊?'你这妖怪,是成心让我放心不下吗?
'你不会输'
大天狗发狠似的瞪着博雅,一如多年前无数个他们干架的晚上,细长的眉折出一个微妙的弧度,月白的长袖猛地一挥把博雅的手指甩到他视野之外的地方。
然后他突然就失去平衡倒在了博雅的面前。

第一片黑色的羽,就这样在博雅惊恐的目光中飘落了。

事情恶化的速度让博雅措手不及。
那个强大到日日挡在博雅身前的大妖怪突然就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弱下去了。
曾经充斥着欢笑和幼稚园式的拌嘴的小小寮院突然就安静下去了。
先消失的是日日总会升起的笛音,院落中小纸人和一些小妖怪的声音紧接着消了下去,再然后是跑走的细碎的低语。伴着夏末的暖风,连葡萄的香气也一并消去了。

那个厉害的大天狗大人生了什么怪病,马上就要故去了。

这个论断从大街小巷飘过,同博雅内心的慌张一起,无可抑制的疯长起来。
从最初的那一天开始,他就没有想过,这个大妖怪会在比自己更早的年华里消逝。
这样不对。
不对,不对,有哪里不对。

'大天狗,大天狗?'
又是一个早秋的午后,博雅又一次坐在床边,一下下轻轻的推着那个睡得一脸安详的大妖。
从那一天开始,大天狗已经越来越嗜睡了,从最初的疲惫到现在几天才会醒来一会儿,前前后后不过半月的时光,博雅却觉得像是过了好多年。
恐慌,害怕,不知所措。
如果他再不醒来了要怎么办?
不知道,源博雅他不知道。
'恩?'幸而,那个大妖怪终于回应了他的呼唤,久违的恩了一声,看起来有点艰难的睁开了那双盈满了深蓝色光华的眼睛。
'醒了?'博雅抑制住自己和心脏一起扑通扑通跳起来的心情,露了一个自以为非常好看的笑容'饿了吗?之前的葡萄还有剩哦。'
他猜测自己的声音是非常平静的,至少声线没有跟着他的心意一起颤抖起来。

怎么办。
如果这是最后一面,要我怎么办。

博雅快速的转过了身 像是逃避似的提出了出去取葡萄的建议。
然后他就感觉自己被拉住了。
力道不大,却刚刚好扯住他长长的衣袖。
'博雅'
那个大妖怪正看着他,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紧紧望着他的眼睛。
'嗯嗯我在呢,怎么了吗?'博雅轻轻握住大天狗的手掌,'还很困吗?要不要再睡一会儿?'

违心的话,又是违心的话。

大天狗摇了摇头,依旧望着他。
'源博雅,我们……是非常……是……很好的朋友吧。'
'不!'
绕在嘴边多年的话突然就从喉咙里冲了出来,慑住了一脸认真的大天狗,也弄蒙了开口打断的博雅。
'我……啊不,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

'我喜欢你啊,大天狗'

一声低到几乎没了声息的告白突然就冲着大天狗砸了过去。
大妖怪许久未曾挪动过的黑色羽翼突然就抖了一下,和他脸上惊到的表情和在一起,可以说是非常的契合了。
然后黑色的羽翼突然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最后哗啦一下化作无数的黑羽,在两个人的面前散了开去。
那个大妖怪像是才刚刚反应过来,一双温热的手掌掩住了面上的浅红。

'知道了'
骨节分明的手指间轻轻的飘出含糊的一句,说是明了了。





'妖族传承万年,化形之外总是有着真正转生为人的方法的。'学校街边的算命先生说得一脸神秘,'据说真爱可以实现一切愿望哦。'
'诶——?'黑发少年扯了扯身上的校服,'妖怪也这么唯心啊?'
'这种算命先生的话你也信?'
他身后的金发少年突然踢了踢他的屁股,转身就走。
黑发少年也赶紧站起来追了过去。
'诶诶诶——大天狗你等等我啊——'

早秋微凉的清风带着他的声音飘过巷子,兜转不息。

当能够被牵着行走于世之时,翅膀便不再被需要了。
不争世世轮回,唯愿今生得以伴你终老。


fin.

***
*非常的意识流,小学生文笔而且玛丽苏

*梗来自太太的一篇雷卡条漫,可以说非常可爱了,赞美太太 

 *唔,最后笔芯(。・ω・。)ノ♡

*md这个排版 撸否你再这样爸爸要日你了(X

我好像好多年都没有更lof了(X

最后决定发一下最近的图   这个人已经忘记怎么撸段子了(你他妈

p1博天 p2是线稿

截了对情头和基友用 后面那个就是显摆一下hh

p6-p10是旧图 之前的手绘 

最后一p黑白童子


忘了比心(。・ω・。)ノ♡

【维勇】汝为有缘人




你的愿望,我记下了


01.
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是一个非常帅非常有魅力的成年男人。他一直盯着我看,赤裸裸的目光带着实质化的热度,有点害羞。
他说他叫维克托,是我的神器。
他的声音非常好听,具体怎样我形容不出来,哦对了,他的眼睛也很漂亮,水蓝色。
他说我叫胜生勇利,是个非常非常厉害的武神。


02.
今天见到了据说是我的另一个神器的孩子,维克托说他叫尤里,跟我的名字一样,真好。
但是尤里好像不是很喜欢我的样子。他对我大吼大叫,不好好念我的名字,然后还叫我猪。最尴尬的是我居然被他气哭了。还被维克托看到了!
真丢脸!我讨厌尤里!都是尤里的错!
维克托骂了尤里,他们打了一架。


03.
炸猪排饭换代了,都怪维克秃那个混蛋。
昨天专门去看了他,圆滚滚的跟以前一样,不过他现在短短小小的,像只小猪。
叫了他猪,久违的揉了他的头,好像被误会了,还哭了。有点想笑。
维克秃无理取闹,跟他打了一架。


04.
勇利小时候真的好可爱啊。哭的时候虽然很心疼,但是真的非常非常的可爱。不过我啊,宁愿只能看到他长大后装作若无其事不坦诚又温柔的样子,说到底还是我的错。
尤里总是因为这件事埋怨我,有点生气,但是他说的对,我活该。
今天神社里终于久违的热闹起来了,克里斯和披集过来转了一圈。他们还是对八卦之类的东西那么热衷,披集也还是那么爱自拍。勇利好像很开心的样子,比之前我跟他一起的时候还要高兴。难道是我的魅力已经连这两位都比不上了吗?
大危机,明天起要限制他们来串门的次数了。


05.
今天见到了漂亮的美奈子小姐。
据说她是我的老师,真厉害。维克托还说,我还有一个叫切里斯蒂诺的老师,有点想见一见。
美奈子老师单独和维克托说了什么,维克托很沮丧的样子,有点担心。
尤里反而很开心的样子,但是他之前叫我猪!不行,他开心我就不开心。


06.
今天维克托不在。
据说他是去见雅科夫先生了。尤里说那是他和维克托之前侍奉的神明,是个挺好相处的老先生。原来我不是维克托的第一个神明吗?有点难过。
尤里今天没有叫我猪,有点意外。而且他还专门给我带了猪排饭,他说我以前最喜欢吃这个,意外的是个好人啊,尤里。
晚上的时候维克托回来了,带着雅科夫先生一起。
雅科夫先生叫他维恰,很亲密的样子,生气。


07.
雅科夫先生说要单独和我谈谈,维克托很不满的样子,坚决说要一起,被我拒绝了。
单独和严肃的雅科夫先生谈话,稍微有点害怕。
不过我还有维克托在的,所以不怕。

然后他说要我解放维克托。
他说来不及了。


08.
第一次听到神明的秘密这个词。
但我知道它是什么意思,我虽然不聪明,却也绝对不傻。
雅科夫先生说的没错,我得承认,我必须放维克托走,不然他就要坏掉了。
但是我的内心不是这么说的。
想要他永远留在我身边。
带着裂痕的名字真可怕,好像又有点眼熟。


09.
MDZZ
我现在真的什么都不想说。
维克秃!想留下你就自己去说,即使换代了变成小鬼了不记得你了,那只猪也不可能拒绝你的要求!
那个猪!胜生勇利你也是,想让他留下就好好说,谁跟你讲的只有那一个智障方法的?转转你那个生锈的脑子不行吗?
我很烦,相当烦。
别给我过来哭啊,说的就是你。真放他走就别摆个哭丧脸给我看!

你,倒是留下他啊。


10.
果然还是要有这一天。
勇利决定解放我了,说到底也是应该的,毕竟做过了那样的事。
其实应该谢谢雅科夫,至少让我还能等到勇利再出现的这一天。但还是有点遗憾吧,人就是这么贪心的不是吗,好想看着他长大啊,好想看着他成长到我熟悉的那个样子啊。
缘尽于此了吗。
拜拜,勇利。


11.
解放维克托了。
他好像是哭了?怎么可能,那可是维克托呀。
雅科夫先生说他去转世了,因为灵魂不完整的关系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
不过这么说的话就应该是还能再见的,有点高兴。
反正我可是神明哦,我的时间有那么长,总会等到他的。
再见面之后一定要叫一次维恰!就这么决定了。


12.
给你们吐槽一下我们家神明。
多少年了,多大的人了,还是整天维克托维克托的叫个不停。
我还在这里呢好吗,作为唯一一个一直陪了你这么多年的神器,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呢好吧?你能不能意思一下不要天天伤害我的耳朵?
真的是。
我现在就想,哪天那个家伙要是回来了,我还有眼看吗?
OK,没有。
好了下一题。


13.
我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个普通的俄罗斯人。
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意外的看到了一个东方来的年轻男人,一直那么盯着我看,我今天难道穿的很奇怪,还是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再一晃眼的时候,他就突然不见了。幻觉吗?
晚上回家的路上又看到他了,这次有个黄头发的孩子跟在他旁边。
还瞪了我一眼。
突然想跟他干一架是怎么回事。
那个东方男人走过来了,还对我笑。
他说,欢迎回来,维恰。

话说,他怎么知道维恰这个名字的,奇怪。


14.
欸?我吗。
我叫胜生勇利,是你的神明。

说吧,你的愿望是什么? 

汝为有缘人,你的愿望,现在是我实现它的时候了。
作为交换,只信仰我一个人吧,维恰。



我叫胜生勇利,想做你一个人的福神。




fin.(tbc?)
***
看名识paro系列 对就是野良神

短小的流水账ರ_ರ 

短篇一发完,算是he,后续不一定
实验报告交上了,回来浪一浪ರ_ರ 亭亭如盖那篇我一定会写的,看我真诚的眼睛ↂ⃙⃙⃚⃛_ↂ⃙⃙⃚⃛然后,如果元旦那天来不及更新的话,这篇就算元旦的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债见米娜我去写论文了ORZ


差点忘了比心 补上(。•ω•。)ノ♡

【维勇】梦归人 下


*好了我写完了,赶在更新之前,嗯
*爪机弄不了链接 上戳我头像吧
*最近要忙期末考了,估计这是近期最后一篇了,嗯ರ_ರ给大家比心,祝我不挂科吧


雅科夫的一巴掌之后,三个人就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之中。尤里的蓄气像是被卡住了一般,木木的和他平时最不愿去听从的雅科夫站在一起,两个人死死盯着勇利脸上的掌印,同时露出了欲言又止的表情。
[雅科夫你,知道维克托吗]
最终打破沉默的是勇利的一句问话。
如果雅科夫也……
[你说谁?]
啊,果然是这样的答案啊。
但是刚刚又很痛啊,所以这应该,不是做梦才对。
勇利叹息了一声,甚至有点想笑出声来。[雅科夫,我累了,我决定要先休息一段时间]
短暂的思考之后,勇利决定要回长谷津一趟。
维克托……会在那里等我的,对吧?

啊,我还真是个蠢猪啊,这到底算是在问谁啊。


混乱的暂时休赛发布会之后,勇利终于踏上了飞往长谷津的航班。趁着等航班的时间他试着问了一些和自己熟识的选手们,得到的答案大同小异,无非是说自己撞坏了脑子胡乱编造了一个人物出来。
维克托你再不出现,我就快要相信他们了啊。
有点想去相信他们口中那个闪着光的自己,但是一想到这样维克托就是不存在的,不知道为什么,就很容易知道它是假的了。
真是
原来我有那么崇拜维克托的啊,有点羞耻呢。
那么,等到梦醒的时候,就再努力一下,去站到那片有维克托的冰场上吧!
因为没有提前通知,来机场接勇利的只有一直以来的芭蕾舞导师美奈子老师。
美奈子看起来很兴奋的样子,跟失魂落魄的勇利恰恰相反,她甩动着手里的横幅,说话间开心的转了几个圈。
[啊,说起来,勇利你是要先回家看维克托的吗?]
欸?
维克托?
啊啊啊,找到了吗,维克托在我家?
勇利猛地抬起了头,脸上的表情也一下子鲜活起来了。
[嗯!]
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勇利头一次感谢起了美奈子老师无话不谈的的性格。
真好。
找到维克托的话,这一切就该回到正轨了。
直到推开玄关的木门之前,勇利还是这么想的来着。
下一秒,他就被一只贵宾犬扑倒在了地上。
[小维?!]还是马卡钦?
如果是这里的话,小维没有死掉也是有可能的吧?也是,这样糟糕的我都可以变得这么厉害了,还有什么是不能实现的吗?
那么
[维克托在哪里啊?]勇利听见自己的声音从唇边溜了出去,那个近几天内一直被重复最终变成可怕咒语的问题终于又一次被问出了口。
回答呢?
美奈子老师,请回答我吧。
[勇利你在说什么呀]美奈子老师温暖的声音突然像是被秋风吹凉了,落在耳朵里,冰的让人想逃。[小维不是就在你怀里吗!]
啊。
对了,小维是用了维克托的名字来着。
那么……他也应该存在过才对啊!
美奈子低头看着陷入沉思的勇利,多年没见的孩子已经成了耀眼的宝石,让她在担忧的同时不免又有些自豪。
很快宝石抬起了头,用他那双棕褐色的眼睛盯着自己。
那眼神真的不怎么友好,就好像刚刚讲了一句,自己就在他的目光里死掉了一样。
维克托……这个名字,有什么不对的吗?


哈,果然啊。
但是有小维在的话,那么维克托也一定……
小优的话一定能知道些什么的!
匆匆跑到冰场,看到前台站着的小优的时候,勇利终于松了一口气。毕竟,那个时候是三个人一起看维克托的比赛来的……小优那么喜欢花滑,所以一定……
[小优,我有一首曲子想要滑给你看]再也问不出那个糟心的问题,勇利选择了用另一种方式帮同伴回想起来。
不要离开,伴我身边。
维克托的杰作之一,也是他们一起看过的最喜欢的一场维克托的表演。
小优的话
一定能记得的吧?
一曲终了,勇利带着期待滑到了场边,不意外的看到了小优震撼的表情。
勇利的心脏跳得飞快,不转眼珠的盯着小优的一举一动。
终于,她开口了
[真没想到勇利你居然会滑这首啊,]看得出来,她在努力使自己的表情变得轻快起来,[从小维离开之后已经有十年了吧?居然还改成了单人滑啊,真的是很怀念啊]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吗?]终于听到这个人的消息,勇利小心的问出口,努力的止住了自己激动的轻颤。
他在哪里啊?
真奇怪,怎么突然问不出口了?
[嗯,]小优点了点头,[小维真的是很可惜啊,如果没有那个事故的话,说不定他现在就和勇利你一样耀眼了呢!]
事故?
[啊,勇利要去看看小维吗?虽然家在俄罗斯结果却偏要留在这边也真是……]


结果是最糟的样子。
这样的话还不如干脆就没有维克托就好了。
看到面前代表着天人永隔的墓碑的时候,勇利整个人都傻掉了。
小优的声音在耳边絮絮叨叨的响着,从小时候的小维就是个美人到那时候勇利和他亲密的关系,从毛绒绒不久前才寿终正寝的马卡钦到友人去世后被他命名为维克托以示纪念的贵宾犬……她的话很乱,也没有逻辑,但却硬生生的在勇利的面前拼凑出了一张完整的生活该有的样子。
奇怪的是勇利并没有感觉多难过。
啊,对了,这是梦来着。
一瞬间,勇利像是明白过什么一般,抬起头来紧盯着身后像是要哭出来的小优。
冷冷的声音像冰渣子一样插向那个他曾经爱慕过的女孩子。
这不是梦,但这也不是真实。
[小优,不要骗人了,这都是假的]
啊,对了
出不去,果然是因为我相信了它的美好的吧?
[勇利,就这样留在这里不是很好吗?]似乎是有人在小优的身影里说了什么,不过很快这一切就被终止了。无声破碎的画面宣誓着神秘魔法的解除,再睁开眼之后,面前就是那个贴满了维克托海报的熟悉房间了。
啊,回来了吗?
推开门,用双脚感受着木质地板略微粗糙的摩擦,勇利一瞬间似乎找到了[真]的实感。
在家的话,那么
穿过走廊,门店的前厅里正是热闹的样子,新进购入的电视很是清晰,把维克托的脸印的很是好看。
那是一场新闻发布会。
[今年又获得了冠军呢,维克托有什么想对自己说的吗?]
……
这个问题……勇利不禁有点想笑。
然而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
面前这个人,是维克托,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本人对吧?
[勇利在笑什么,我的采访很有趣吗?]
这才是真的在做梦吧?


那么,如果你看到了那个正沉迷梦中的我。
请务必,务必再也不要叫醒我啦。
拜托。


fin.


***

啊啊啊小滑冰完结了~\(≧▽≦)/~连刷三遍还是炒鸡开心 维恰哭的深得朕心啊嘿嘿(๑•̀ㅂ•́)و✧

不过最近是真的没空撸段子了啊……嘛 等我把实验报告交上 嗯ↂ⃙⃙⃚⃛_ↂ⃙⃙⃚⃛

【维勇】梦归人 上

*好像很多人想看这篇的样子,那我就写了啊ರ_ರ 提前说好这里是毁梗小能手
*平行世界paro 大概
*平行世界的勇利不是渣不是渣不是渣(重要的话三遍)



[冠军是——23岁的东亚之星,胜生勇利!]
不对。
[胜生选手已经是连续四年卫冕大奖赛的冠军了,让我们对他送上祝福,希望他在明年的赛季中能创造出五连胜的辉煌!]
不对。不对。不对。
[勇利有什么想对自己说的吗?]
[诶?我啊……嗯,希望在明年的赛季里能做出让大家出乎意料的作品,有更好的成绩吧。]
不对。完全不对!
维克托呢?
维克托……去哪里了?!


胜生勇利瞪大了双眼,看着那个与自己有着相同面容的人在镜头前冷静的微笑。
淡色的双唇开开合合,吐出的尽是些不知所以的话。
这个人……是谁?


再一眨眼之后,面前的画面就变成了密密麻麻的话筒了。
刺眼的镁光灯闪个不停,勇利没有戴眼镜,只能看见周围有模模糊糊的人影。
[勇利有什么想对自己说的吗?]
这个问题……好耳熟
记者,摄影师,讲解员。形形色色的人挤在勇利周围,朦胧间竟产生了一种热气蒸腾的迷糊感。
啊……明明是在冰面上,怎么感觉像是泡在老家的温泉里一样了
这样想着,勇利低下了头。
然后他就僵住了,好像一瞬间从长谷津的温泉回到了他乡的冰场,寒意突然就从足底开始漫上来了。
入眼,那是一块金色的圆圆的……
金牌
这一定是在做梦吧。


浑浑噩噩的应付了面前的人群,最终拉勇利出去的是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俄罗斯妖精。
勇利记得他,跟自己有同样发音的名字,却是个真正的天才。
[你是猪吗,再不快点跟上雅科夫就要骂人了啊!]尤里一边扯着他一边往前,力气和记忆中一般的大,差点让他失足摔在地上。
勇利想起不久前的那个晚上,同样是这个人,同样就在这座场馆的卫生间里,踹开了自己隔间的门并大声的告诉自己:这片冰场上不需要两个yoi.
但是今天
那个尤里,虽然还是叫了自己猪,那感觉却完全不一样了。
有点……开心?
震惊之后的勇利先是感受到了一种名为被尊敬的开心,平常掩盖着的好胜心突然就展露出来了。
我也可以这么耀眼的啊。
真好啊,但是
这不是我啊
维克托在哪里?我记得这些都应该是维克托……
[尤里,你知道维克托在哪里吗?我有点事情要跟他说]
拜托尤里的话。
[哈?]尤里回头瞪了他一眼,[维克托?那又是哪位,我记得你之前的女友还没有分手吧?]
维克托……像是女孩子会用的名字吗?
[虽然我们是不太在乎你的性向啦,但雅科夫说还是希望你能注意一点]尤里接下来的话打消了他的疑问,却把他推到了另一个问题的深坑中。
[我是问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啊,你不知道他吗?]
勇利试探着问出了口,已经确定了答案的同时渴望着尤里劈头盖脸的否定与嘲笑。
然而
[所以说,那是哪位啊]
尤里的表情很无奈,但还是老实回答了问题。
勇利又一次低下了头,刚刚一瞬的成功的错觉瞬间被凉水浇透了,在零度以下的冰面上凝结,冻的他寸步难行。
[没有……维克托]
勇利甩开了尤里的手,失魂落魄的站在冰面上。
他一定是骗我
这不可能,哪怕是做梦,我也一定不会把那么厉害的维克托从生命里删除掉的
想到这,勇利又一次抬头和已经有些怒意的尤里对视[你,再说一遍?]
[哈?勇利你是今天累傻了吗]尤里一把捉住他的手腕继续往前,[都说了,你的床伴我可没有认识的兴趣!]
啊,他不认识维克托啊。
哈哈,也是,反正是做梦的话,没有维克托也是有可能的吧。
这可真是一场可怕的梦啊,快让我醒过来吧。
就在这么想着的时候,勇利已经和尤里一起走到雅科夫的面前了。
如果是做梦的话……
[勇利你今天……]
[雅科夫,我决定退役了]直接打断了教练的话,勇利突然的开口把雅科夫和尤里都吓了一跳。

随之而来的就是雅科夫震惊下的一巴掌和尤里爆发前蓄气的声音。
啊。
好痛。
真奇怪啊,我明明是在做梦,怎么会这么痛的啊?


tbc